深圳教育

吴官正的血路

山东省委前书记吴官正与迫害密切配合。在任职期间,他直接推动、指导和参与了山东省的迫害,使山东省成为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吴官正对此深表赞赏,并在十六大后被提拔为日本政治局常委。

然而,吴官正于2003年10月27日在塞浦路斯被起诉,因为他对山东省近100名遭受酷刑和虐待的学生的死亡负有直接和主要责任。

塞浦路斯人权律师拉里·莱米斯先生(拉里·拉赫姆斯先生)指控武官犯有大规模灭绝、酷刑和危害人类罪。

山东是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统计,从1999年到2002年,当吴官正担任日本山东省委书记时,山东省是迫害致死率最高的省份之一。截至2003年10月,山东省有93名学生被迫害致死,年龄从70岁到8个月以下不等。

首次报道的迫害致死发生在山东省招远市。

在山东省潍坊市,30多名学生被迫害致死,他们的姓名和身份众所周知。死亡人数是全国地级市中最高的。

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了陈子秀、苏钢和赵金华等山东省的迫害和死亡案件。

1999年9月27日,山东省招远市张行镇赵金华在野外工作时被当地派出所抓获。

1999年10月7日,42岁的赵金华在镇警察局被殴打致死。

事件发生后,公安系统不仅没有追查和惩罚凶手,还严格调查了所有透露消息的人。

招远市十名学员因传递信息被控“非法向国外提供信息”而被捕。

2000年6月18日,路透社报道了山东淄博的年轻计算机工程师苏刚(Su Gang)的死亡,他在精神病院多次被注射药物。

苏刚死后,他的亲属被跟踪。

6月14日,苏钢的父亲苏德安和叔叔苏莲·Xi被送到警察局接受审讯,因为他们想向苏钢单位(齐鲁石化公司)的领导提交一封公开信。

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报道了被当地官员迫害的山东潍坊学生陈子秀的死亡:“陈子秀死的前一天,绑架她的人再次要求她放弃信仰。

这位58岁的男子坚定地摇摇头,尽管他在又一轮警棍击打后几乎失去了知觉。

愤怒的当地官员让陈润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行走。

据目睹这一事件的监狱里的其他人说,经过两天的折磨,她的腿严重擦伤,脓血粘在她的黑色短发上。

她爬到外面,呕吐了,然后昏倒了。

她再也没有恢复意识,于2月21日去世。

“这篇报道震惊了世界,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伊恩·约翰逊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

然而,陈子秀的女儿张凌雪因揭露母亲被迫害和死亡的真相而被当局逮捕。她后来被判三年劳动教养。

2000年11月3日,青岛海洋大学生物学硕士邹松涛在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被警察郑万新和邵华政用电棍殴打致死。他只有28岁。

邹松涛的妻子张允和因揭露丈夫迫害和死亡的真相而被捕,随后走出了警察局。她的下落仍然不明。

“这种系统性暴行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计。

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任何死亡事件。

只有那些直接接触压迫的人才知道压迫的范围和残酷。

【[1】山东公安秘密委员会与寿光惨案据报道,2001年5月18日,山东公安系统在潍坊市召开秘密会议,实施大规模逮捕北京、山东等8个省市学生的计划。

次年6月初,寿光大屠杀发生。

2001年6月4日,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警方逮捕了十几名学生。不到三天,两人被杀。一个是寿光市季孙镇马家村60岁的王兰香,另一个是潍坊市畜牧局37岁的员工李银萍。

观察家认为寿光市的杀人事件与山东省公安秘密会议和八省市大规模逮捕和迫害学生计划的实施有关。

时任市委书记的吴官正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1年6月4日上午,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警方在孙家集镇马家村逮捕了十几名学生,并将他们送往寿光市看守所。

晚上,以拘留中心负责人和王队长为首的学生遭到残酷迫害。

警察使用橡胶和电棍。五六个人对付一个学生,扇他的脸,向后扭他的胳膊,拽他的头发,依次用橡皮警棍殴打学生,并用高压电棍电击他。

迫害持续了四个小时。

其中一名30多岁的年轻女学生被剥光衣服,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了好几次,被冷水惊醒后被电棍电击。

这名女学生开始吐血,但警察继续殴打和电击她。

另一名受迫害最严重的女学生一直呕吐到凌晨5点或6点,一直昏迷不醒,没有脉搏。

卫兵说,“我不能死。我什么都不怕。

“那见真不行,就送她去寿光人民医院。

另一名60多岁的学生也被剥去衣服,被打昏,大小便失禁。直到他休克,拘留中心害怕死亡和责任,他才被送往医院。

下午,另外两名遭到毒打的学生被送往寿光人民医院。

在寿光大屠杀中,李银萍和王兰香丧生。

在为王兰香举行葬礼的那天,寿光几乎所有的警察都出动了。

根据村民的报告,那天,大大小小的警车几乎覆盖了整个村庄,大约一千名警察怀着极大的恐惧观看了整个送葬队伍。

胁迫地方官员参与迫害”根据人权组织的报告,山东省潍坊市的人口不到全国13亿人口的1%,而被迫害致死的学生人数占全国人口的15%。

“[1]“负责政府镇压的610办公室于1999年12月发布命令,告诉当地官员,如果他们不能阻止抗议者流向北京,他们将承担个人责任。

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人质疑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目标——只要成功能做任何事。

“[1]山东省省长吴官正为了依法办事,采取了层层施压的方法来胁迫地方官员参与迫害。

潍坊市的一名官员表示,武官正在举办一场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研讨会”,让每个城市的官员都知道“跟不上中央政府步伐的严重性”

在会上,个人的意思被以中央政府名义大声宣读。会上,以中央政府的名义大声朗读了个人的意思。

“政府已经指示我们限制抗议者的人数,否则我们将被追究责任。

”另一名政府官员说。

2000年1月29日,山东邹城咨询站前负责人刘郭旭在家中被绑架,并与其他三名学生一起被押送至济宁劳动营。根据河南彩票中奖的故事,他们成为济宁市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学生。

1月30日,刘郭旭和两名学生举行绝食抗议。

绝食的第四天,他们仍然被命令做体力劳动,并被残酷的喂养折磨。

2000年2月4日中午(农历新年前夕),刘郭旭因鼻饲管误插气管,生命垂危,被送往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

据报道,刘郭旭入院时,医生发现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指控他早产,并表示他不会接受。

那天晚上,刘郭旭的妻子来了,看到刘郭旭瘦得像骨头一样,嘴唇发黑。

2月4日至2月7日刘郭旭入院期间,济宁劳改营和司法局向省法院、省公安厅和最高人民法院请示。他们得到的答复是:“北京最高法院说他们无法获救,他们白白牺牲,不负任何责任。

“200年2月10日中午11点左右,医院单方面宣布刘郭旭无效并去世。未经家人同意,尸体被直接送往冷库(太平间)。

刘郭旭曾写了一份抗议,要求无罪释放,但司法总监王xx说:“既然这件事(指刘郭旭的劳动教养)是省委书记吴官正亲自要求和指示的,我们就不能成为一家人。

“检查”劳改所迫害加剧,言论煽动仇恨2000年,武官多次“检查”济南女子劳改所,导致劳改所学生迫害加剧。

据报道,当年吴官正多次“视察”研究所第五大队,三人被第五大队警察拷打,导致精神分裂症。

2001年8月9日至8月23日,山东省举办了恶性袭击展览,并强迫各单位组织人员参观和分配参会人数。

省委领导吴官正等人亲自出席了这次访问,并发表公开讲话,进一步诽谤和煽动老百姓的仇恨。

上述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国摆脱了江泽民的独裁和独裁统治后,迫害的更多细节肯定会公之于众。

在过去的四年里,吴官正一直积极执行“败坏名声、破坏经济、破坏身体”的政策。他下令并积极参与了蒋氏集团对学生的迫害,导致山东省近100名学生遭受酷刑和虐待致死。

吴官正因此受到赞赏,并被提拔为日本政治局常委。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