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法

140亿英镑的“反非洲”基金没有出错。谁相信?

《亚洲时报》苗野12月19日报道称,根据中国国家审计署网站最近的公告,非典防治和社会捐赠专项资金的管理和使用情况良好,未发现腐败、私分和盗窃等严重违法问题。

国家审计署否认了此前关于许多国内媒体披露的反非资本使用存在严重问题的报道。

审计署公告称,审计发现,截至7月31日,中央和地方各级有关部门共拨付防治非典专项资金140.93亿元。在防治非典期间,各地区、各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防治非典专项资金和社会捐赠的管理。

公告还称,计划、民政、财政、监察等部门加强了监督检查,促进了规范化管理和使用。

但是,审计发现,一些单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由于缺乏规范管理:一些专项资金分配较为分散,结算不及时;在一些地方和单位,接受捐赠或物资的手续不全;有些捐赠没有及时入账或转入特别财务账户。

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结果与中国内地媒体此前的报道存在很大矛盾。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报道,财政部北京专员公署的一名官员称,“北京一些区县财政擅自挪用专项资金。一些区县财政有专项资金,但仍存在不明确的联系,而另一些区县财政有违规行为,如报告支出和强制执行财政预算。

报告还称,自6月10日以来,财政部北京专员公署对东城区、西城区、海淀区、朝阳区、崇文区等此前曾遭受严重非典的区县进行了突击检查,以调查中央非典防治资金的使用情况。

最终检查结果出来后,财政部北京专员办公室的官员表示,他们“深感不安”。

一些官员透露,一个中央财政支出单位以购买非典防治专用设备为由“高价”购买车辆和电脑,其中普通台式奔四办公电脑每台收费2万元。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取代了用单位账面上的专项资金购买的“封闭式货车”。面对突如其来的调查,某单位拿出了大量与预防非典无关的议案,并与专员发生了“口角”。一些单位不偿还债务,而是要求更高一级的财政来调整本年度的预算。

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北京,也发生在内蒙古和河北省,如如何销售彩票和湖南省,在那里非资本滥用受到抵制。

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报道,河北省一名官员称,“非典期间,该单位发放了价值数千元的防护设备。

”,而抗非资金严重不足的内蒙古也毫不落后,据一位被抽调在巴彦高勒火车站值班的机关工作人员说,该县防治非典期间抽调了1200人,在医院值班每人每天补助100元,一般值班人员每人每天40元,一线医生每人每天300元,护士每人每天100元。“内蒙古在抗击非非典方面资金严重不足,也不落后。据一名被转移到巴彦古拉火车站的官员称,在该县非典防控期间,转移了1200人,医院的每个值班人员每天补贴100元。普通值班人员每天40元,一线医生每天300元,护士每天100元。

他们还统一分发迷彩服和防护药物。

《亚洲时报在线》还写了一篇文章,质疑中国政府对非资本基金的反滥用。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公司所在省会城市的市政当局共免费发放了10种非资本商品:10条毛巾、5包汰渍洗涤剂(2公斤包)、10块上海产含硫消毒肥皂、10块舒肤佳肥皂、2瓶白猫洗涤剂(大瓶子)、10个口罩和5瓶人参多种维生素。一个品牌的高钙奶粉(454克)包含5包,板蓝根颗粒包含10包,一个品牌的消毒剂(5公斤)包含2瓶…还有其他小东西,瓶子和罐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